キョウ

いつもお世話になりました!!!
🌈虹/紫红色的❤️💜

BG渣写手一枚,请多指教


叫我乔乔就好啦♪( ´▽`)

病。

BG BG BG请自行避雷。


私设,ooc长文预警,神经病文体。

本来是小甜饼的。。最后自己写的都不明所以😂大概会再有一个番外来解释一下。

谢谢支持。



------------------------------------------------------------------------------------------------

你和他的相遇是在一个雨天。


东京的天气总是阴晴不定。四月,本应该早到了樱花盛开的春季,却还是因为不时突如其来的大雨而需随身携带雨具。

从学校到你家需要坐大约十五站,在车上的时间是你一天内少有的可以享受独自一人的时光,你总是拿着想看的小说手机里播放着喜爱的音乐。


那天一如往常的下了车朝着路口的便利店走去,学业繁忙即便想吃家乡的菜你和室友也懒得去买食材开火下厨,由于回来的晚你总会顺势买两份便当再回家。路上的灯光很暗,身边偶尔骑过几辆自行车,悠长的小路上留下的是你的鞋子发出的响声。

“不好意思,请问你有手机吗。”

正走在路上发着呆想着晚上看什么剧消磨时光的你被一个男声吓到,恰巧天公不作美轰隆一声倾盆大雨哗啦啦的洒了下来。还没等看清那个人的脸,就被他拽住手臂坐上了他的车。

这个人帮你关上了车门,自己又跑到了驾驶座,你定睛一瞧这不是个廉价的汽车,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你开始盯着这个嘴里小声咒骂着坐了进来的男人。

“啊!”借着窗外微弱的光线你看清了他的脸,浓眉大眼浑身散发着明星气场,“松···松本润?”你小心翼翼的探头,近距离的观察了他。

“嗯。”他好像有些心不在焉,从口袋里掏出了手帕递给了你,“先擦擦吧,不要感冒了。”你稍稍呆了一下,谢过后便接了过来,轻轻的擦拭自己的脸颊。

“很抱歉突然把你拉了进来。”他拿着纸巾把脸上的水擦掉,“我的车突然打不着火,恰巧今天忘记拿手机,冒个险下车借个手机还遇上了大雨。”意想不到的毫无偶像包袱,你听着松本润带着小埋怨的口吻,话里还有着小奶音的味道。

“所以松本桑是要用我的手机吗?”你说完从兜里掏出了手机,解开屏幕递给了他。

“谢谢。”你看着他用手蹭了蹭自己的裤子将水擦干,然后接过你的手机摁出了号码。

你安安静静地坐在松本润的身边,听着他和马内甲说自己的位置和现在的情况,以及你的存在他也乖乖的汇报给对方。手里刚从便利店买来的便当散发出了好闻的香味,不知道是谁的肚子不争气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那么我在这里等你好了。”只见他挂下了电话叹了一口气,“很抱歉,马内甲桑怕找不到我所以希望你可以在这里陪我直到他过来,可以吗?”

“没问题。”你拿回手机,调整了坐姿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回想着刚刚不知道是谁的肚子叫。

“松本桑如果不嫌弃的话我们一起吃便当吧?”你举起手里的饭,“虽不是什么很好吃的东西,但是解决温饱是没问题了。”

“那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松本润也回了你一个笑容,不好意思的拿过袋子和你一起打开了便当盒。

在雨中安静的车里吃着便当感觉味道又好了几分,你自然而然的把这个美味秘诀归功于身边坐着的人是松本润。

当下车里安静到只有两人的咀嚼声,你企图说些什么却怕得罪人而不敢开口,你感觉到了从他那边不时传来的视线,紧张的手心有些出汗。他也想说些什么吗?你脑子里那根弦快要崩不住了。

“你背的包挺好看的,是个小众品牌吧。”终于松本忍不住开了口,也是借着这个话题两人开启了话匣子。

你不得不承认他是个远远比在电视上看着要更好的人,你总认为身处顶端的人会不可避免的目中无人,也许更甚会带着自傲和刻薄。可是这个男人没有,比起在观众视野里的他,坐在车上和你一起吃着随处可见的便利店便当的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松本润。那时坐在你身旁的松本润安静温柔,话语里透出的还是小孩子一样的顽皮,即便是只和他偶然的短暂的接触,你也是这样想的。

你们一直聊到马内甲来,他们将你送到家楼下,松本润专门从车上下来微微鞠躬目送你上楼,你回到房内决定在日历上画个圈圈当作纪念日。


之后的日子平淡又无趣,直到你发现他忘记拿走了手帕这一无聊的老套剧情出现。不过你不至于因为一张手帕去专程联系他,对方也并没有给你留下极为详细的私人地址,况且人家没有找上门只能说明这手帕恐怕也不重要。

但是在不久以后的发展却让你大吃一惊,松本润主动联系了你甚至告诉了你他的邮箱和联系方式,并说道如果有时间想要共进晚餐来作为那天的答谢。你愣着直到室友拍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抓起手帕躺在床上来回的翻滚。


约好吃饭的前一天晚上你少见的失眠了,对方的手帕已经被你洗的干干净净的放在好看的盒子里,窗外的乌鸦啼叫,你扭头就能看到某天阴差阳错的跑到jshop买到的松本润的写真。

一夜无眠,你突然有点担心第二天早上起来的黑眼圈了。



“是这样的,我们的相遇很戏剧性,不如说我们的相识特别符合我内心与妻子的相遇场景。”坐在舒适的真皮沙发上,身着黑色西装的松本润很是放松的转着手指对着眼前的人说道。

“那么松本先生作为国民组合的成员认为此时公开隐婚会造成什么不必要的影响吗?”坐在另一边的女记者犀利的提出问题,她眼睛直直的盯着他,期望能从他脸上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嘛我认为组合里的成员不该被你们这些媒体进行捆绑,”面对媒体很有特指性的问题松本润也丝毫不犹豫,“无论团内的哪一位成员公开婚事或恋爱都不应该成为被谩骂的对象,更不存在如果某一位成员结婚会给其他人带来什么糟糕的影响这一说。我们本就是单独的个体被组合在一起,剩下的事情自然用不上去约束。我们之间当然会有交谈,毕竟这么久的友谊不是外界可以摧毁的,发表出来的结果也只是我们深思熟虑并商谈后得出的最好的结论。”还没等对方说些什么松本润就送上一个不可抵抗的笑容,女记者无奈的看了看领导表示实在是挖不出来什么料了,便也作罢。

不过这番言论最终还是引起的轩然大波,各大报纸上登满了松本润恋爱成婚1年的新闻,面对镜头下所说的带有攻击性的话语让他更是圈粉无数。这个偶像让人们对他的婚事提起来竟都是满满的祝福。



“润君,真的抱歉让你受到那么多质疑。”你窝在他怀里,身旁摆着的是还亮着光的手机,sns上被你发现了少有的阴谋论。他没有说话只是把你圈的更紧,长胳膊一伸关上了手机。



相约吃饭的那天你果然是顶着遮瑕也遮不住的黑眼圈去的,这个大明星看到你的第一眼便笑了出声,你赌气轻捶了他一下。好像那一刻突然关系就好了很多,在颇有情调的法国餐厅吃了看着就有点反胃的蜗牛,一晚上笑的次数好像也太多了些,你摸着有些酸痛的下巴想到。

过了那晚他的手机号就安静的在你手机里躺了整整一个月,这一个月内你不停的回味那晚发生的事情,拿起手机想要发短信半天也没有编辑好,最终还是被害羞打败放下了手机。那一个月说好不好说坏不坏,更多的好像是不甘心,觉得这个男人在你原本安静的小天地里留下了一台唱片机,里面不停的叫嚣着他的名字充斥着你的内心。凭什么你见了几面就能喜欢上他,而自己终究是这个人生命中的过客说走就走呢?你把这错怪在了身为偶像的他身上,“因为他太优秀了啊,他是天生的super star。”你这样安慰自己。

“抱歉,因为工作太忙,这时才联系你,要一起吃饭吗?”依旧平淡的一天,在你认为和这个人彻底错过时他又向着你的心头开了一枪。你一边怨他来搅扰你的生活,一边恬不知耻的答应还开始了期待。

到达约定好的饭店才发现这人已经开始了第二摊,坐在身边的都是和他一样平常只有在电视上才能见到的闪闪发光的爱豆们。相见时已经将近零点,每个人都喝的醉醺醺的,你站在门口有些不知所措。松本润发现了你,招了招手让你坐在了他和二宫和也的中间。

“初次见面。”你不好意思的和看着就不是很想搭理你的二宫打了招呼,“松本桑这么晚了···”你转头问到。

“诶?打扰到你了嘛?”男人喝醉的时候更是放肆自己,对你撒着娇。

“没···没有,明天休假。”盯着松本润好看的桃花眼,你不争气的脸红着移开了视线,“这样也实在太犯规了。”你内心小嘀咕着。

很快就在一片胡闹中呆到了天空泛着鱼肚白,这期间倒是不少人去灌你的酒,每个人都喝到不清醒也就忘了你是个陌生人,还好松本润脑子里紧绷着帮你挡了酒。看着倒在你身边的人忽然有些慌张,走顾右盼大家都互相搀扶着走出了饭店,你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看向了二宫和也。

二宫大概是这些人里最为清醒的一位了,他还能淡定的起身穿衣,从兜里拿出口罩放回游戏机一气呵成。

“是他叫你来的对吧。”仿佛没有看到你为难的眼神,二宫和也站在门口对你说道,“J他就拜托你了。”留下不明所以的话后挥挥手离开了房间。

“这个时候装什么帅气啊···”你无力的叹气,枕在你腿上的松本润好像有些冷缩了缩身子拉起了身旁的外套。

你看着像个大男孩的松本润,没有set的刘海乖巧的垂在额前,卸下平常明星皮囊的人现在更像是个邻家男生,三十代该有的沧桑都没有给他留下印记。


后来,后来好像就顺其自然。你待他醒后问了他地址,本想将他送上出租车就走的你被他拽着胳膊一同上了车。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拿起他给你准备的宽大短袖站在陌生的浴室里犯难。鼓起勇气走了出来就被松本润拉入了怀中,你的脸贴在他的肩膀上,男人的手指摸上你的后脑,嘴唇慢慢向下找到了你的,两唇相接。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房事也不是没做过,但你还是深陷在松本润的怀里无法自拔,你依旧把这怪罪在他是个明星身上。你一边享受着身体交合的幸福一边忧虑着今后该如何给自己开脱。

发生关系后你躺在他的大床上想了很多,你想给自己如今的身份一个定位。仅仅是发泄生理欲望的伙伴,还是只有一夜情的炮友。你惊觉自己哪一种都不愿承认,你更希望两人的关系可以更进一步,这也是处在情理之中,你忽的认为也许可以称为女朋友这样的身份。

“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诶?”难道是妄想太多出现了幻听?

“和只是见过几面的我成为伴侣,可以答应我吗?”软床突然塌陷,你身边又围绕着属于松本润的味道,猛然沦陷却愣在原地不敢动弹。

“怎么了?”他完全体会不了你的感受,你的纠结他自然也是不知道的。

“你···和···这么普通的我?”顿了一下缓缓说道。


”你一点都不普通,从和你一起吃饭的那一次以来我都是这样认为的。原本只是想让作为偶像的我给大家留下好印象而邀请一同共进晚餐,现在想想也还好是这种想法将我们推在了一起。”松本润对着镜头说着,“这就是我在提出交往时回应我妻子的话。”他笑的很开心,开心到可以感染到周围的人。

“没有一句假话,我很喜欢她,也希望大家可以善待我喜欢的人。”


你坐在电视前呆呆的望着电视里可以被叫做旦那桑的男人。和他结婚后终究还是感到辛苦,不能公开不说只是夫妻间很普通的互动也会因为丈夫繁杂的工作而变的不普通起来。可你认为自己也还是幸福的,可以和云上之人结婚生活,看到他不一样的一面。你也一度认为这种相处模式是最好的结果,只不过没发现可能最终还是你妥协的比较多。

在他决定公开你们的关系时你才发觉自己好像得病了,很严重的那种,严重到可能是带着些许病态的。你疯狂的拒绝他的一切活动,不理智的坐在深夜黑暗的房间里等着男人回来送上质问。原本是一个温暖的怀抱就可以解决的事,被你变成了挣脱开后一个个无法解开的疑问。

但是松本润从来不会去怪你,他总是去包容你,他把这些全部归咎于自身,你冷漠的怀疑也被他看做对自己不安心的表现。松本润拒绝了所有朋友的邀约,他会说自己想要回家多多陪你;松本润还会在进家门前闻闻有没有其他共演女人身上的香水味,他也认为自己是病态的,大概是喜欢你喜欢到了病态。

但越是这样你越是负罪感很重,其实你很想让他和你大吵一架,在你这里更多的去宣泄一下而不是努力隐藏让你不去操心那么多。

“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一起出镜。”

“我不想你受到伤害而已。”

“那你就可以让自己成为靶子,被别人随意抨击吗。”

“没有,大家还都是很好的人。”

“松本润你别傻了,网上的话我不是没有看到!”几乎是撕心裂肺的吼了出来,你多希望这个男人找到出口好好的释放情绪,你看到他微微变的急促的呼吸甚至感到开心,好像看到了光明。

“怎么会呢,”松本润调整了呼吸,挤出了一个不好看的笑容,“我是公众人物嘛,既然是公众人物自然要承受这些舆论。你可能今天太累了,还是早些去休息吧。”

“···”



“我和我丈夫的关系很好。”你喝着茶对着对面的友人说道,“夫妻间难免会有些摩擦,我们自然逃不开这个。那个时候时常吵架,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总的来说我气他不给我说他不开心的事情,他总是什么事情都烂在肚子里,再或者把所有错都揽到自己身上。我更希望自己是他的一片港湾,累了就可以随时停靠。”

“你们关系可真好啊,这都过去多久了。”友人听着点了点头。

“能遇到他是我这辈子碰见的最大的好事儿,能和他结婚相伴一生也是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事情。那么多磨难都过来了,还有什么可以阻挡我们的呢?”

“现在我只想回家抱抱他,然后一起做一顿美味可口的晚餐。”


“润君。”

“嗯,我在呢。”

“如果我认识你不是偶然呢,你还会说我和你是命中注定的吗。”

“可是笨蛋,我在我们相遇之前,就已经认识你了啊。”


“对不起,”“抱歉,”

“欺骗了你。”“骗了你。”


评论(9)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