キョウ

いつもお世話になりました!!!
🌈虹/紫红色的❤️💜

BG渣写手一枚,请多指教


叫我乔乔就好啦♪( ´▽`)

【松本润x你】笨蛋爱情观。

*BG BG BG请自行避雷。

*都没太太写润润,紫担好缺润!!!!终于写一篇自担的bg文了,可算是憋死我了x

*早起揪字完成😂大半夜的写文果然错误多。个人认为我担是五个人里最难写的,所以:ooc我的!!ooc我的!!ooc我的!!请勿上升真人❌

*梗灵感来源于《暹罗之恋》,看了无数次的电影应该很多太太们都看过的,又是一次标准的文不对题…结局的礼物大家可以自由发挥…我是不知道要怎么结尾才好orz有没有可以一起探讨一下啊!!!_(:_」∠)_谢谢支持m(_ _)m


——————————————————————


  生田斗真在综艺里的爆料正处在关键时刻,周围观众席爆发出了笑声,电视里端坐在镜头前的番茄也笑的恨不得嘴巴咧到了耳朵。这位松本润的亲友大力吐槽着super star私下不为人知的一面,可爱的小恶作剧让人忍不住多喜欢他几分。


  你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微微发烫的电脑,左手一杯奶茶右手一块饼干,耳朵里塞着耳机,看着综艺。其实耳机的声音调的很小,屋子里的风吹草动你都听的一清二楚,注意力也逐渐被在家里晃来晃去的人吸引过去。你悄悄摘下一边的耳机,偷偷露出一对眼睛,眼珠子随着走动的男朋友打转。


【啊他看过来了!】你这样想着,赶忙又把自己的视线转移到了综艺上,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喝着奶茶,还塞进了最后一口甜点。


  “咳咳。”那人站在离你约莫着有一米的距离的地方看着你,嘴巴里发出一些声响。


  【噗——!】忍住想把嘴里奶茶喷出去的冲动,佯装镇定,不为所动。


  “找到了!”男朋友又发出声音,好像从自己旁边的沙发上拿起了什么东西,你用余光瞥到了他小心翼翼的看向你的眼光,很好,躲开了,完美避开他的视线。你在自己的内心和身体里的小恶魔have five。


  “疼!!!!”又发出了声响,这次比前两次要大声,你实在忍不住抬起自己的脑袋,放下手中的电脑,跑去里屋看看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有些焦急,还是耐着性子好声好气的问这个长不大的老小孩。


  “没什么。”眼前的人放开了捂住的手,给了你一个无比灿烂的微笑。


  ”松本润?!你要闹到什么时候啊!”以为出了什么意外,谁知道是虚惊一场,你有些不高兴他这样开你的玩笑,“我还以为你真有什么事儿了,别再这样了。”说到最后底气越来越弱的人也是你自己。


  “难得的节假日就不要一直捧着电脑啊。”他站起来,身高整整比你高了半头,你看着阴影逐渐笼罩住你的身躯,打算转身跑走,“不许跑!”果然,对方一个胳膊伸长就把你拽回了怀里,你被他牢牢固定住,只能闻到残留的纪梵希的香水味。


  “干···干什么啊。”被男友不管抱几次,只要是亲密动作的时候都会脸红结巴,这么多年了松本润也就逐渐接受了这个设定。再说了,一旦接受就会发现真的很萌,没有什么比调戏自家女友最愉悦身心的了,小恶魔这样想到。


  “我在家里藏了一个礼物给你。”伏在你耳畔轻声说道,吐出的气息撩拨着你的后颈,你感觉头皮发麻立马起了鸡皮疙瘩。


  “诶,直接送给我不就好了嘛。”你扭了扭身体想让他放开自己,谁知却环的更加牢固了。你放弃挣扎,安心的窝在他怀里还踮起脚尖蹭了蹭润的脸颊。

  【牙白···】松本润感觉自己的脸也变红了,而且红到了耳尖,像只小奶猫一样的女朋友实在太犯规了。


  “那样不就很无聊了吗?想要给你个惊喜!”上翘的尾音带着松本润独特的小奶音,脑袋里突然浮现出刚刚番组里生田提到的幼稚的松本润,眼前的人也和记忆里十代二十代的润包子重叠在了一起,你一瞬间有些恍惚。


  “···那有什么提示嘛?”鬼使神差的开始玩起了男友安排的游戏,你看着他一脸开心的放开了你,眼睛里仿佛都闪着光,这个时候他从背后拿出一张叠好了的纸张。


  “这是一张藏宝图!上面有标语和路线!顺利的话十五分钟左右就可以通关了,我就坐在沙发上等你!”说完松本润拽着你的手跑出了里屋,到了客厅他盘脚坐上了沙发,大大的眼睛看着你示意你快点寻宝。


  真拿他没办法,揉了一把自己肉嘟嘟的脸,你开始聚精会神的研究起他给你的藏宝图。


  图上倒是没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路线,毕竟是自己的家也是摸得很熟练了,倒是上面的标语你在意的不得了,这激发了你的好奇心,撸起袖子打算早点完成斗争。


  按照第一个图标,你来到了厨房,藏宝图指引你走到被润装满食材的冰箱旁,冰箱的照片旁写着短短的一句话:第一次牵手,第一个回忆。你脸顿时红了起来,想到了刚和他交往时来到家里发生的事情。


  那个时候你刚刚研究生毕业来到杰尼斯工作,你本身是学编导专业的便被分去了制作组,为每个团的pv构思剧情。头一次见到松本润是在你接下岚的新单主打歌的主剧情的时候,当时天还蒙蒙亮你以为自己是头一个到片场的。走近拍摄影棚时你才发觉影棚里已经开门,透过虚掩着的铁门露着淡淡的光亮。到了跟前就看到了裹着一件很哦虾类外衣的松本润坐在椅子上,他认真的看着你昨天递交给成员的最终企划书,丝毫没有注意到门口还站着个人。


  那之后他便经常向你咨询一些想法,并对你的脑洞提出一些意见,久而久之就熟络到和其他门把一起会面也不觉得尴尬的地步。在所有人都看得出松本喜欢你的时期,你也依旧一根筋傻兮兮的和他当着“普通朋友”。


  说来也是害臊,在对方已经不清醒的时候告白是你觉得干过的最难堪的事情了。被叫到饭桌前,对方大声的宣布着答应你的告白,顺带还拉过什么都不知道的你,来了个二十三年来人生中第一个吻,不过最后的结局是酒醒了的松本润该记得的都忘了,该忘的都记得一清二楚。于是呢,他在厨房的冰箱旁把你逼近了角落,结果也只是越过你拿出了冰箱里冰好的酸奶。闭上的眼睛被那个人捂住,贴上嘴唇的是润凉凉的带着草莓酸奶味道的一个吻。


  打开冰箱果不其然里面放着酸奶,还是和当初的酸奶一个牌子一个味道,但是不再只是一瓶而是两瓶。


  你拿起两瓶酸奶走回了客厅,递给了一直盯着你的松本润。将最后一口送进肚子,你再次拿起了藏宝图,走去了阁楼。


  二楼你们两个并不是经常使用,使用机会大概也就是夏天闲来无事躲在上面看看星星乘乘凉罢了。奈何你是个怕热的体质,润也极易出汗,兴奋的拿着冰镇红茶上来,一杯还没过半就跑回了凉爽的空调屋。


  费了一番功夫爬了上来,打开纸条旁边是新的标语:刚刚好,看到你幸福的样子,于是幸福着你的幸福。你当然清楚这出自村上春树之口,和这句不知道提起过多少次的名言。


  你曾对润说过,即便是家庭稳定样样都完美的初,在街上与年少的岛本相遇也还是会抛开身上背负的一切,重新去找寻到年少的激情。那个时候就和润坐在这个小阁楼爬上去的屋顶,夏风吹拂迷迷糊糊间感到自己的手被对方握住。


  “然后呢?最终岛本不还是抛下了初,等待他的也依旧是安详和平的生活。就像现在,虽然我们都不是彼此年少轻狂时轰轰烈烈的初恋,但是最长情的依然是现在的你我。”手掌的力量通过手心传到了心里,被这样一个美好的人如此温柔对待,暖暖的风吹的你感觉有些不真实。


  低下头来看到的是那本被翻烂的《国境以南太阳以西》,和在书的扉页上贴着的便利贴,那是润写给你的告白。


  “所以这是搞什么鬼啦,完全没有关联性啊。”从阁楼回到客厅的你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翻着手机嘴里还叼着吸管的润,心里有点小埋怨,不知当讲不当讲。


  “好没有耐心!我又不是专业的,你就意思意思。”他从手机上移开视线,笑着看着手里拿着书的你,“还剩最后一个地方了,再加加油。”你扭不过对方的撒娇攻击,于是放下书向着最后一个地方书房走去。


  你实在想不起来书房有什么值得你们去怀念的地方了,不如说书房里净都是些两人都不愿提起的不愉快的往事。


  作为当红偶像团体成员的松本润自然每天都忙的合不上眼。一大早顾不上好好打扮捞起一件外套就赶忙上了马内甲的车,在车上通常也顾不上吃饭,能有一片面包和一包牛奶就是万幸了。闲暇时还不忘看看新的剧本,顺便再在路上补个眠。下了车开始就是高强度的工作,松本润要随时随地时时刻刻的保持着微笑,有时候他觉得那个微笑可能是粘在自己嘴巴上的贴纸。固定番组,偶尔节目的嘉宾和新接的电影电视剧,到家时通常已经是凌晨,你也早早的就爬上了床进入了梦乡。


  那个时候还没有名气的你并没有那么多的工作,毕竟不是每天都在出新专辑也不是有很多机会可以轮到你去展示自己。说不心疼松本润都是假的,但是你又无可奈何,无名小卒还没那个能耐去干涉大明星的工作安排。可是松本也是宠你,不敢吵醒你,一个吻就跑到了书房,睡前还可以顺便背下台词。


  所以书房大概是你最不喜欢的地方了。


  “嗯?这是什么。”还没顾上看纸条,书架上很明显的相册就吸引了你的注意。平常家里都是你在打扫,什么东西放在什么位置你是最清楚的,而这个相册显然是被别人后来摆放上去的,原先的书本被取下后还没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


  你取下白色的相册,看了看没有任何图案的封面。感到有些奇怪,却还是被好奇心打败翻开来看。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可让你羞的巴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相册的第一页赫然出现的是松本润给你写的第一封情书。


  和他恋爱后由于长时间工作时间的偏差,你和松本润聚少离多,每天最多的接触大概就是睡前那个无意识的吻和早上你努力打飞瞌睡虫享受的在怀里睡醒的专利。热恋中的情侣总是不满足的,你渴望更多,身体上的接触,言语上的调情和心理上的交流。可是这些你们都没有,因为该死的工作,连去看一次电影的机会都未曾有过。


  无数次无理取闹后你们两人达成了一条协议,硬要说协议也不对,只是松本单方面的答应你除了固定的信息电话外,每半个月还要给你一封亲笔写的情书。


  那时候可能也是年轻,提出这些没羞没臊的要求时也并未觉得不妥,最有意思的是松本也没有拒绝而是欣然接受。于是那段时间你最最期待的就是每个月第二个星期的星期四,在那一天润会给你一封有着好闻味道和他极其可爱的字体的信。这项约定甚至持续到现在,纵然你已经不会因为工作去闹脾气,他也会在有时间的时候给你写上一封信。


  也许信是最能表达内心感想的东西,在信里润润总会向你透露出一些你未见过的他。那个人嘴里像是抹了蜜一般全是甜甜的情话,每次都惹的你躲进他怀里不愿出头。


  翻来覆去的看着这本相册,信确实是60封,整整五年,月月不落。你嗅了嗅,信纸上还残留着属于松本润的味道。


  这时才想起还有最后一句标语,你拿起纸找到书柜标示的小方框,旁边写着:余生,还请多指教


  “喂松本润你太坏了!你都把我搞哭了!”抹着眼泪拿着相册就从书房里跑了出来,沙发上的人还没搞清状况就被你压倒。松本润看着埋在自己怀里的人,揉了揉你的头发,安慰起来。


  “干嘛啦!突然搞这些是要和我分手吗!”


  “多说了余生了,你是笨蛋吗!”


  “你才是笨蛋!松本润是大笨蛋!!”


  “我才不是!喂快点起来!鼻涕要弄脏我新买的衣服了!”


  “我给你买的好不好!脏了不也还是我洗吗!”


  “·······”松本润用自己的无奈结束了两人毫无意义的对话,“你听话,先起来好吗。”


  见对方态度软了下来你也就不说什么,安安静静地坐了起来,你搂住他的腰有点委屈的把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


  “好像从来没好好对你说过喜欢,我才不是樱井翔那个情话苦手。”润润有些蔫蔫的声音传了出来,“我喜欢你,很喜欢的那种哦。”


  “我知道啊,白痴。”气场比不过,言语上不能输了他,这样想着你小声的说了他一句。


  “行行行我是白痴好吧,是白痴才会给你这个情商负值的人谈恋爱。”


  “这不就很好的说明了,你这人也是个情商负值。”


  “····过分了啊。”


  又往他怀里蹭了蹭,“润君是小坏蛋。”


  抱着自己的人没了声音。


  “润君···”


  “···嗯?”


  “我饿了。”


  “···”


  “我想吃你做的肉酱千层面···”吞吞吐吐的说出自己的请求。


  “你等着。”放开你后松本润熟练的拿起椅背上的围裙走进了厨房。


  “润君,愛してるよ。”


  然后你给自己和松本起了个“零度情侣(情商负值不到零)”的事儿被门把们嘲笑就是后话了,反正你这个笨蛋也就松本润愿意宠着惯着了。


评论(11)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