キョウ

いつもお世話になりました!!!
🌈虹/紫红色的❤️💜

BG渣写手一枚,请多指教


叫我乔乔就好啦♪( ´▽`)

【二宫和也BG】花咲き。(上)

*BG BG BG请自行避雷。
*@葉子不落 天啊lofter手机终于可以圈人啦,点文!!!然而这片脑洞特别大,可能会分成上下或上中下来写。前排提醒:很雷很雷,请谨慎查看。

*哦对了忘了说,女主的名字为川石原葉(kawaseki harayo),内容含有架空。
*这篇会尽快完结的,最后一篇点文啦oh yeah!!!依旧谢谢大佬们的支持和一直以来的小红心评论🙏

——————————————————————



川石原葉现在正和她的小男友手拉手走在新宿的街道上,时不时大声的谈笑总会引起身边人的注意。今天原葉答应给她男友好好庆祝一番,因为他不出所料的被杰尼斯事务所选上成为了一名Jr。这张小脸蛋上写着满满的骄傲,许久没有散发光芒的双眸也变得熠熠生辉。
这个男孩本来就长着一张杰尼斯脸,年龄尚小能力却不是一般的强,唱跳作弹样样精通。不过这也是原葉当初挑选他的原因,最起码这使她在短时间内不会对他感到厌倦。想着想着他们走到了一间烧烤店,她拽着还在东张西望的男友跑了进去。

原葉是一名普通的工薪族,工资说高不高但也足够支撑起每个月的花费。原本她是个刚刚从大学毕业充满着斗志的热血青年,可是长时间的压力和领导时不时的性骚扰让她开始堕落,她觉得人生在世要知道享乐,于是开始放纵自己。从一开始只是泡泡酒吧到最后开始频繁去牛郎店,虽不做些有失处女身的事儿,聊骚还是干过不少。每每在街上拉过一个小男孩,借着喝酒的名义就开始长时间的泡,她心里清楚这只是为了弥补内心的寂寞而已。

“纸鸢,今天开心吗?”原葉将男孩送到楼下,转头问道。
“嗯很开心哦川石桑!”纸鸢的小脸红扑扑的,兴奋的拽着原葉的手。
“那就好,明天工作加油啦!”
“等等!川石桑!”说着纸鸢又将放开自己双手打算走掉的原葉拉进了怀里,轻柔的拍了一下她的后背,然后在她的脸颊落下一吻。
“晚安了,川石桑。”害羞的大男孩立马放开了她的手,红着脸跑进了楼里。
原葉笑笑,拿手背轻轻的抹掉了刚刚的印记。

锦山纸鸢是她在前半年外出考察时碰到的男孩,从高中毕业后就因为叛逆不再继续升学,和父母闹僵了关系不得已搬出了自家然后只身一人来到东京。据原葉所知,当时的锦山纸鸢全身上下只有五万日元和少许的家当。刚下了新干线的纸鸢,灰头土脸的坐在车站旁的小板凳上惆怅着未来。就是那个时候刚巧从车站走出来的原葉觉得这个男孩格外的吸引她,也不管还有任务在身就大步走向他,把他拉回了自己家。不可避免的,这个大男孩越来越相信和依赖原叶,在她的帮助下纸鸢也找到了临时的打工工作,等筹到一个月的工资后男孩表示谢谢她的好意,搬了出去。可能也就是这点吸引了原葉吧,她感觉这个男孩特别有骨气,将来应该会有所作为。

“川石桑!刚刚忘了给你说,明天是我在杰尼斯练习的第七天,如果可以,川石桑能来找我吗?想要介绍你给我的朋友(。ì _ í。)”回到家后就看到了纸鸢的短信。
“我的话倒是没有问题,只是杰尼斯的大楼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吧,要是被当作可疑的人就糟糕了。”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回复到。
“完全没问题!我会告诉前台的,明天川石桑直接报名字就可以了٩(˃̶͈̀௰˂̶͈́)و”
“那么就这样定吧,我会给你带去慰问品的。早些休息,晚安。”
“川石桑晚安啦⁄(⁄ ⁄ ⁄ω⁄ ⁄ ⁄)⁄”对面的纸鸢总是一副“精力是什么我最不缺了”的样子,明显看不出来短信有多敷衍,这也就是为什么原葉觉得他不普通,因为她根本甩不掉他,不知不觉就和他谈了恋爱相处了小半年。

第二天川石原葉如约到达了杰尼斯的大楼,从下往上看去这一砖一瓦是得有多少女孩的钱才能买到的呢,感叹着追星族的厉害抱着手臂走向前台。
“你好,我是川石原葉,来找锦山纸鸢。”
“川石小姐你好,请沿这儿直走坐电梯上到7楼左拐。”前台的小姐看都没有看一眼,翻了一下身旁的记录本回答道。
“谢谢。”原葉撩了撩有些毛躁的头发。
上到七楼后她左右看了看。这里非常安静,地板锃亮,高跟鞋走在上面发出了亲脆的响声。她在纠结着要不要给纸鸢打个电话,然而却在拿出手机的时候看到了左边的房间,原葉加快速度走到门口,敲了敲门。
“请进。”从里面传来了陌生的声音,不过她没想那么多,因为Jr那么多不一定是谁和纸鸢在一起。
“打扰了。”猫着腰,轻轻转开门把走了进去。关上门后她是背对着房间的。感觉到好像有些不对劲,屋子安静的吓人,完全不像挤满了10代20代小孩的房间。
“帮我倒杯水,顺便拿来润喉糖。”还没来得及转身就听到身后人的命令,原葉尴尬的走到饮水机旁接了热水,拿起了旁边的润喉糖。这个时候她才得以转身瞧瞧身后的人是谁,抬眼一看硕大的房间里只有一个人在玩着游戏机,光着脚丫子躺在沙发上。原葉有些近视,她不清楚那是谁,反正不会是纸鸢。
“给你…”终于走近,一看,竟然是岚的二宫和也,“二…二宫和也?!”
玩游戏正玩到劲头的二宫和也被原葉这一嗓子吼到over了游戏,他不满意的接过她手里的水杯,“干什么?新来的staff?”
“不…我…那个…”第一次见到明星还是有点不淡定,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真是的,别傻站着啦。那四个人快回来了,你还是快去准备热水之类的吧。”他瞥了原葉一眼,“现在的staff啊真是年轻人,连工作时候穿的衣服都那么哦虾类。”
原葉听闻低头看着自己今天专门穿的从商店衣橱里挑的样板衣,张张嘴想告诉他自己并不是工作人员。但是事已至此,如果说自己不是工作人员恐怕会不好解释怎么就误打误撞进了岚的休息室,万一再被当成迷妹赶了出去,耽误了纸鸢她就可能一辈子甩不开他了。
“好…好的。”默默的走到饮水机旁,拿出四个杯子慢慢倒进温水。
“你真是什么都不懂。”二宫和也的声音突然在自己身边响了起来,原本还坐在沙发上的人,现在却站在她身旁。一紧张就碰掉了水杯,温水溅到了他的身上。
“对不起!!”着急的拿出手帕,把水一点点的擦去。
“真是个新人,啧。”他拍开原葉的手,自觉的拿起她的手帕自己擦,“你赶快去做事吧,那四个人的喜好都写在那边了,来工作前都不仔细看的吗?”二宫和也指了指门口贴着的纸条。
“真的很抱歉…”垂头丧气的跑到门口研究着纸条,原葉心想当个staff可真不容易,平时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有这细心劲儿照顾五个初次见面的人。可是既来之则安之,为了不被赶出去,原葉连忙按照喜好准备好了东西,她擦了擦额角的汗打算偷偷溜出去。
“你去哪?”本以为睡着的二宫和也又猛然发声,让原葉吓了一跳。
“我………工作做完了………”没接触过这个行当,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理由从这个屋子里走出去。
“那你来给我贴一下膏药。”说完二宫和也脱掉了上衣,趴在沙发上,“膏药在那边的抽屉里,拿稍大一些的那个。”整个人仿佛全身被掏空,原葉生无可恋的拿出膏药走向沙发。
躺在沙发上的二宫和也让她有些出神,虽然不是第一次看见男人的肉体了,但是线条这么好看的皮肤如此白皙的恐怕还是第一次。现在自己正要做的事,不知道是多少迷妹们梦寐以求的工作。悄悄的吞了一下口水,半跪在沙发前。刚刚看那张纸条上写着二宫的腰不好,如果休息室有的话要尽量提供靠枕这样的提示,于是她撕开膏药对着腰部慢慢贴了上去。
“二宫桑这样就可以了吗?”手覆在膏药上,让膏药慢慢变暖,听说这样会让药效更好。
“嗯。”把脸窝在手臂里,闷哼了一声。
原葉放开了手再次拿起了包,准备起身走人。掂着沉沉的包她突然想到了还给纸鸢带了慰问品的事情,现在大概已经凉了而且放了这么久也不知道还是不是在家里的味道。拿出包裹用手探了一下盒子的温度,看来还没有完全冷掉,只不过这个时候再拿去味道就不如现在了,原葉心里一横开口说道:“那个…二宫桑…这个是我在家里做的慰问品,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尝尝吗?”
“什么?”抬头对上了她的眼睛。
“有穴子饭团之类的,已经有些变凉了,但是味道应该还是不错的。”
“J喜欢穴子。”说着他坐起了身,“谢谢,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请慢用。”将东西递给了他,然后一溜烟的跑出了休息室,全然没有理会身后二宫和也叫唤她的声音。
跑到一个转弯处终于停了下来,向后看去没有追来的迹象,原葉松了一口气,扶着墙休息着。
“川石桑?你怎么会在这里,等你好久了!”抬头就看到了从远处跑来的纸鸢。

川石原葉发誓,这是她第一次因为看到纸鸢激动的想要哭出来。

评论(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