キョウ

いつもお世話になりました!!!
🌈虹/紫红色的❤️💜

BG渣写手一枚,请多指教


叫我乔乔就好啦♪( ´▽`)

烧糊涂了可不行

BG自行避雷。


复建小段子,总算忙完了这段时间可以好好放松等着去见他们啦♪( ´θ`)ノ不知道还有么有gn在,还能不能在这里看到评论m(__)m

















你从来不知道原来男人病了的时候能这么会撒娇。




从厨房取来了退烧用的冰枕,手里拿着保温杯坐在床边看着裹在被子里直冒冷汗的樱井翔。




这一段时间总是有很多事情,虽都不大却久久缠绕在身。樱井翔说难受也不是,突然这么一有空闲就在这大夏天发起了高烧。下午在烈日炎炎下看完了其实不是很明白的甲子园,他戴着墨镜刚敲开你家的门就倒在了你怀里。你惊的手机都扔在了地上,连忙把男人往你身上揽生怕他不小心磕着哪里。




“也不提前说一声,这生着大病可跑来我家了。”你看着他睁开了双眼便小声嘟囔着。




 “咳…这…咳这不是…想你了。”




你红着脸扶他坐起来,拿起刚才熬好的粥就往嘴里喂。




他小嘴抿了一口还是觉得没有食欲,在你的半推半下就硬是喝了小半碗。




“大意了,不该生这么大的病来找你,传染你就不好了。”他钻回被窝,将身子和半个脑袋遮得严严实实只露出明亮的眼睛,和贴着退烧贴的大脑门。




“我抵抗力强没问题的,倒是你,这药虽然苦可是你得给我喝了啊!”你拿出从国内带来的中成药,指给他看。




 “不嘛……”




你愣了一下,刚才樱井翔那个声音…妈耶实在太可爱了吧,那是在撒娇吗?脑内正处于暴风雨阶段时,樱井翔再次发声。




“我真的很讨厌喝苦的药…就不要,让我喝了嘛…”




“像!像小孩子一样…!但是!撒娇也没用!”你声音甚至有些颤抖。这太牙白了,你内心想到,生病的男人怎么可以撒娇这么可爱…像一只温顺的猫科动物,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看向你,头发没有做造型柔软的让你忍不住想要疯狂蹂躏。




“药是必须喝的!”铁了心要让他好好养病,你假装不在意坐在了床边,没忍住还是捏了捏他有些水肿的脸颊。




“喝完了有奖励吗?”




“没有,在你好之前是没有的。”你把药剂冲开,轻轻的吹散热气递到他面前。




你看着樱井翔用自己的小鼻子凑近水杯,试探性的闻着药剂散发的味道,他好看的脸皱在了一起,好似泛着泪光的眼睛再次看向你。




“没用,没有用,你现在就算在这给我跳一遍破门我也不会让你不喝药的。”你狠心捏捏自己的手心,别开脸不去看他。




“好嘛…”他发出了不满的妥协带着重重的鼻音,随后你身后就传来了喝水的声音。你满意的点点头,转身将杯子拿走假装看不到他埋怨的表情,然后把被子给他窝好,好让他睡个舒坦觉。




“睡吧,明早起来就能好了。”你拿起托盘打算去厨房将这些锅碗瓢盆收拾一下。




“你要去哪…”樱井翔拉住了你的手。




“我收拾一下就回来。”你无奈的回握住他,“怎么?我还会走了不成?这是我家欸。”你好笑的拍拍他,安慰一下他。




“嗯…你也要注意身体呀…可不能发烧了!”你感觉不妙,樱井翔突然奶了很多怕不是有点烧糊涂了,这可不行。你心中警铃大作,让他好好睡一觉是现在的当务之急。




“好好好,翔桑乖啊好好睡觉。”




“嗯…我睡觉啦…”他糯糯的答应着你,手也慢慢放松下来松开了你。你将他的胳膊塞进了被窝,又在夏季不是特别厚的被子上加了一层小毛毯,这才安心的轻手轻脚的出了卧室。




你将他刚刚用过的碗清洗干净后把他的外套搭了起来,看看冰箱里的食材想着明天给他做点什么适合生病时候吃的食物,思前想后决定还是清淡的鸡胸肉丝熬进白粥比较好下咽。刷牙洗脸,你关上家里的灯回到了卧室。你小心翼翼的打开床头灯,调至最温和的亮度,樱井嫌热将双手再次伸到了被子外,贴在额头的降温贴也跑到了脸颊,你无奈笑笑重新收拾好“残局”,怕打扰他最后还是选择在床边放置的懒人椅上将就一夜。关上灯你立马进入了梦乡,梦里樱井翔牵着你的手走遍了大江南北。




早上他在你的闹铃响之前醒来了,外面的天空已泛起了鱼肚白,轻微的晨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落在你的脸上。樱井翔摸摸已经不烫的额头,伸了个懒腰从被子里爬了出来。你睡得正香,可因为毕竟是懒人椅脖子不舒适的感觉让你眉头一皱。樱井心疼的下了地,轻轻的将你抱起放到了床上,拿起你身旁的手机关上了一会儿就要响的闹铃,看了看自己空白的日程表也躺回了被窝。




樱井拉上了被子将两人捂得严实,在被窝里你习惯性的钻进他的怀抱,他倒是对你这种依赖很是受用,在你的额头印下一吻再次进入了休息日的回笼觉。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