キョウ

いつもお世話になりました!!!
🌈虹/紫红色的❤️💜

BG渣写手一枚,请多指教


叫我乔乔就好啦♪( ´▽`)

少年

*BG BG BG请自行避雷。
*@Morio Akane gn的点文,想了很久gn给我的素材,总算给憋出来了😭私心的写了我内心深处的二宫少年希望gn不要嫌弃。




东京的夏天是闷热的,仿佛整个人被放在大大的蒸笼里,透不过来气。

街上的行人大多穿着厚厚的西服套装,奔波在各个大厦间,我同这些人一样身着灰色的西装裙手里拿着不够时尚的公务包,站在大楼下不知所措。

我从小就在这座城市长大,但是印象中的东京没有繁忙的公务,有的全是吃不完的美食和挑不完的衣服。下课后同学们成群结队的跑去原宿涩谷,花花绿绿的饰品在我们手中相传,嘴里说着“可愛い”最后也还是因为价格没有买下。
那个时候的东京是彩色的,充满糖果味道的。
但是校园里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曾经喜欢到暑假出去玩都要穿着的校服最终也还是脱了下来换成了最不喜欢的套装。
于是那时我的心里生出一颗小小的树苗,伴随着对他的喜欢,在波澜的高中时代里茁壮成长。

高中一年级,我选择了一所离我住的街道很远的学校,上学总是要坐将近一个小时的电车。电车上的时间是自己的秘密时间,没有人同路仅仅是坐在座位上发呆或者看向窗外,到站了拍拍脸颊,走出去和路过的同学打招呼。
班级表是在入学式的第二天就贴了出来,我站在人群的后面挣扎着找到了自己的名字,走到了分好的班级深呼一口气走了进去。
大家还都是很好相处的,唯独那个坐在班里最后一排总是趴着睡觉的男生。
这个人好像从来没有换过座位,老师也不多搭理他,大家对他的存在都不那么的重视。然而一次偶然的调位,我坐到了他的前桌。他吸引了我的注意,不仅仅是因为玩世不恭的态度,更是因为他长得那么好看,眼里仿佛藏着整片的星辰,毛茸茸的头发和翘起的猫唇。
后来我小心翼翼的在他睡觉的时候翻开了他的课本,洁白的扉页上写着他的名字——二宫和也。

“你在翻什么?”手里的书还没来得及合上,抬头便看到了姓名的主人,用右手撑着脑袋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啊,我,我…”一时有些结巴,对自己刚刚的行为感到害羞。
“二宫和也。”
“诶?”
“我的名字。”他放下了手,将书本收进了书包,“明天见了,茜(Akane)さん。”

一瞬间仿佛被什么东西击中了心脏,无法动弹的看着少年走出了教室。

那之后莫名其妙的又好像是必然的和二宫和也搭上了关系。
我有问过他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只有你这种笨蛋会记不住同班同学的名字了吧。”他是这样来嘲讽我的。
课后我逐渐脱离了女生的小团体,原先相约甜点变成了和二宫单独跑去秋叶原。女孩子们爱起哄,常常问我是不是喜欢他,可是喜欢他这件事情好像已经是很显然的事情了,却还是被自己当作暗恋偷偷摸摸的去维护。
“今天发表的游戏,绝对要排到。”这天一下课就被他拽去秋叶原帮他一起抢任天堂新出的游戏。我看着前方一望无际的队伍,感觉怕是又要被妈妈骂。
“呐和也啊,我觉得这是要通宵吧。”我说着将包放在了地上,当作座垫坐了上去。
“嗯,看样子是这样了。”他说着也蹲了下来,挤了挤我想要分得一席之地。
“你干嘛不自己拿自己的包垫着!”即使不满意,也还是挪动屁股给他让了一小块儿地方。
“我书包里还有游戏机嘛,坐坏了就不好了。”二宫笑着从包里掏出了3ds,在我眼前晃了晃。我撇了他一眼,想跟他开玩笑佯装要把他从书包上推下去。
“诶——”谁知这人真的没坐稳,盘着的腿无力支撑看起来马上就要被我撞下去,我吓的连忙去抓住他的胳膊,“你别动。”耳边一阵热风,二宫在那短短几秒的时间里扣住了我的腰,坐了起来。
“你你你你!松手!!”
两人的距离突然很近很近,空间被缩小,手撑在他的胸口,鼻尖触碰鼻尖。
“还会害羞的哦。”
我涨红了双颊,内心深处亮起了红灯。
“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说着松开了手,转头看向了前方,左手拿着游戏机右手摸着鼻头。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讲些什么,尴尬的拿出手机和最好的朋友发起了短信,短信内容无非就是刚刚发生的小插曲,而我喜欢二宫和也的事儿也只有她知道。
“队伍太长了,我们走吧。”我感受到了二宫稍稍探过来的脑袋,害羞的短信内容不想被看到所以赶忙合上了手机。
“不排了吗?这个游戏不是你很喜欢的吗?”把手机塞回了兜里,问他。
“嗯时间太晚了,回去就不安全了。”他站了起来向我伸手,“走吧。”
我轻轻的将手覆盖上去借力站了起来,想松开手的时候却被他紧紧抓住。
“kazu………”
“人多,怕你白痴走丢了。”嘴上逞强着,手却感受到了他传来的力量。我就这样被他牵着一路无言走到了电车站,二宫的手肉肉的比我要大一些,手心软软的像是棉花糖。我感觉我身边冒着粉红色泡泡,甚至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刚刚在和谁发短信呢。”正笑着,二宫扭过头来问我。
“嗯?朋友哦。”我心不在焉的回答着,换谁被喜欢的男生牵着都会无法集中注意力吧。
他好像还想说什么,电车却来了,我和他上了电车。不知道是因为时间太晚了还是什么缘故,车上的人比往常要多,我们被挤的贴在了车窗上。
“抓紧我了。”二宫说着转身让自己贴住了人群,将我紧紧的护在怀里,稍稍比我高的个头然后我一抬头就仿佛可以亲到他的嘴唇。电车里那么安静,我尴尬的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
“啊…”后面的人使劲一挤,二宫吃痛的发出了声音,他的两只手撑在了我身后的玻璃上,距离又被拉近。
“kazu,你没事吧?”我着急的想去摸摸他的背,看被弄疼了没有。
“没事,过了这两站就好了。”说完他又往我这边靠了靠,我被迫只能抬头看向他。那双好看的眼睛眨巴眨,嘴巴微微撅起,挺拔的鼻梁不时会因为刹车与我的相碰,我这会儿的脸一定红的像是苹果。
“看呆了?”他勾起唇角笑道,对面的车门慢慢打开,下车的人很多都挤向门口,眼看两人就要分开,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往前一倾顺势吻上了这张老是嘲笑我的嘴唇。
时间仿佛在那时静止,大家都挤着下车根本没人注意到角落的高中生在做些什么,我蜻蜓点水般小心贴上然后看着他因为吃惊慢慢睁大的双眼。我心虚的马上离开了他的嘴唇,挣脱开他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抱歉啊不小心碰着了,人太多了嘻嘻。”真怂,我真怂,心里懊恼着嘴上却说着玩笑话,“kazu快坐过来呀。”我拍拍身旁的座位,他尴尬的笑了笑坐在了我身边。
车上的人变得很少,我们两人,一人看左边一人看右边,气氛诡异。我内心回忆着刚刚的那个吻,担心着关系会不会就此僵化,又认为自己是个胆小鬼,连喜欢都无法承认。可能是太累了,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在车上我的意识渐渐模糊,没过一会儿便睡着了。
再次睁开眼睛我发现车上早已空无一人,我躺在二宫的肩头,身上还盖着他的校服外套,而二宫看着手机还打了个哈欠。我迷糊着看向站牌,发现二宫家早就过了站,马上就到我家了。
“kazu你你你坐过站了啊!为什么不喊我起来?”我揉了揉眼睛马上坐了起来,心里替他着急。
“唔看你睡的很熟,没事儿权当我送你回家了。”接过我递给他的外套,他穿上之后对我说道,“要下车了,走吧。”二宫和我一起下了车,原以为他会去对面转车谁知和我一同出了改札口。
“嗯?”我不知所措的看向他。
“这么晚了,我把你送到家我再走。”
“没关系的呀。”
二宫没说话反而径直朝着我家的方向走去,“虽然只来过一次但是还有一些印象的。”
路上他在前我在后中间隔着一个人的影子,偶尔从街边的房子里传来一家人的笑声,我们在这样宁静的夜晚缓慢的回到了我家。他站在我家门口,看着跟在他后面的我。我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今天谢谢你了kazu。”我站在门口对他说道,“回家小心一点,记得到家了给我发个短信。”
“明天见。”说完我转身打算进屋。
“茜酱。”
“嗯?”闻声回过了头,他还是好像要说些什么的样子。
“没…没什么你进去吧,我走啦。”说完他朝我挥了挥手跑远了。
不知怎么的心里有些失落,像落了一块重要的东西。

从这天后二宫就总是不来学校,问他他也只是说进了一家艺能事务所今后可能不能全勤。随后就总是在电视上可以看到他的身影,偶尔来了学校二宫和也也不再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二宫和也。他总是会被各种各样的女孩子围着团团转,走在哪里都会有人给他拍照。我渐渐的不敢上前与他搭话,刚开始他还会不顾别人的目光直接来找我,久而久之他来了学校也只是和我有眼神上的交流。
这个时候就会更加懊悔,更加恨当初没来得及开口说出心里话的我。

【我要出道了,在夏威夷,和另外四个孩子。】
高二的某一天我收到了他的短信。
【之后我可能就不经常去学校了,谢谢你这段时间一直帮我记笔记。】
【事务所让我与女孩子保持一定的距离,抱歉。】
【有机会再见了,茜ちゃん。】
拿着手机的手经受不住的抖动,被突如其来的短信内容难受到无法自拔。然后呢?然后这段感情就像夏日的烟火,绽放的瞬间即消逝,一切对他的爱恋都成为了那晚被子上沾满的眼泪。

那之后我们还会在学校见到,我们还会像以前一样打招呼,可是转身过后是扯不起来的嘴角。
电视上的他笑的那么开心,和那四个男孩子唱的歌那么好听,所以为什么我还是高兴不起来呢。


站在大楼下我又想起了二宫和也的脸。我长大了,变成了丢在人群中分辨不出来的工薪族,而他正如当年他说的,成为了人人皆知的大明星,街上大大小小的广告牌上都印着他的脸。打开电视满满的也都是他,生活中缺少不了他和他的团员。
有时还是会想想当时的青涩时光,可是后悔还是占据了一大半。换了很多手机,他的电话号码却一直被我好好的存在卡里,不清楚他有没有换掉手机号,内心还是赌博般的相信。
走进大楼,搁在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我没顾得上看是谁便接通了电话。
“你好。”电话那头一片寂静,“请问您找谁?”
“茜ちゃん。”话筒里传来了熟悉又久违的声音。
“ka……kazu………?”捂住嘴巴,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话未说完便落入了一个人的怀抱。
“抱歉,回复来的太晚些,那个时候的吻,现在就还给你吧。”

扭头,是那个带着鸭舌帽,眼里藏着整片星辰的,属于我的少年。

评论(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