キョウ

いつもお世話になりました!!!
🌈虹/紫红色的❤️💜

BG渣写手一枚,请多指教


叫我乔乔就好啦♪( ´▽`)

“我有润小时候的照片,还睡在一起 ,他还当过我老婆,小脸肉肉的像个包子一样还能啃一口…”
“二宫和也先生,请您闭嘴。”
“不,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抱抱我亲亲我,就当是间接和他抱抱亲亲了好不好。”

二宫在当初追你的时候,下的功夫可真大呀。
你扭头看了看现在斜躺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玩着掌机的人,无奈的叹了口气。

【S.S番外】如果老婆说梦话。

*BG BG BG请自行避雷。(幸运儿番外)
*回了国脑洞特别多,行动力也超强了(bushi)说梦话大概是我最困扰的事情了,室友下载了一个软件是记录晚上的梦话。叨逼叨话唠的我竟然和室友说梦话对话了好久,还参杂着日语。实在是…複雑な気持ち………
*想看护犊子的yjx。祝食用愉快。

🌸



你这段时间深刻的体会到了结婚前朋友说到的婚姻危机,眼看着樱井翔回到家和你说的话没有超过五句就浑身难受的坐如针毡。

其实说起这件事也不是什么大事,无非就是你找到了工作但是因为刚刚进入职场被很多人欺负。加上年龄还小,上司也不是那么信任你于是找了很多刁难人的工作给你。
工作上的烦恼就这样被你带回了家,变相成了自己一个人喝着梅酒无人发泄。待到樱井翔回到家也已经是将近凌晨,这是这段时间以来他回来的最早的一次了,毕竟到了上剧高峰,他自己的工作也是忙的晕头转向。
“sho酱,来陪我喝一杯。”你举杯在昏暗的阳台上对他喊话,他探头才注意到已经有些微熏的人。
“啊我今天很累了,就先洗澡了。”没等到你的回复他就进了浴室打算冲个凉。
樱井翔好像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相处了。
他一向是宠溺的一方,年龄差在哪里摆着很多时候他都认为是你的幼稚,可是自己也要用多出来的那几年的经验去包容你。错可能就错在了这里,他一味的忍让导致两人之间其实多了几分摩擦。
“什么嘛这个人,才结婚多久啦都对我不耐烦了。”黑暗中翻了个白眼,又走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了两瓶啤酒。你重新坐回藤椅上,看着外面的风景吹着凉风喝着酒。你打算等樱井翔从浴室里出来拽着他好好诉苦一顿,想想就心情舒畅又能多喝几瓶啤酒了。
“呼——”樱井搭着毛巾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他看到坐在阳台上的你背对着他,身旁放了四五个空啤酒罐还有一小瓶梅酒,突然就气上了头。
“你怎么回事,喝了多少酒了这是。”他走到你身后,声音有些凶。
你被他突然大声的吆喝吓了一跳,手里的鱿鱼干都掉在了地上。
“我…就是…”
“明天不工作了吗,喝了这么多还怎么保持清醒,身体喝坏了怎么办?你马上就生理期了吧,到时候肚子疼怎么办。”还没听你说什么,樱井翔一只手把你拽了起来,“快点去休息了。”
你紧咬着下唇,把委屈的泪水硬生生逼了回去,使劲儿甩开他的手跑回了屋子。留下空荡荡的客厅里站在阳台前的樱井翔,他像是突然反应快来一样叹了口气。
这段时间两人似乎都积攒了很多情绪,确实是有一段时间没有好好的坐下来去谈心了,偶尔还是会把你当小孩子看,话不知不觉就说的太过沉重一些。
樱井翔慢慢的收拾了你喝空的酒瓶,把桌子也擦干净。头发干了,他琢磨着今晚要不要在沙发上将就将就冷静一下。
“嗡——”放在客厅茶几上你的手机亮了起来,樱井翔拿了起来打算给你送进房间里,而发来的短信却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段时间工作辛苦了,那些人也不是故意刁难你的,不要再放在心上了。必要的时候,不如说出来比较好哦,晚安啦。】
刁难?樱井翔脑子里充满了疑惑,他看着你朋友发来的短信脑子里开启了回放功能。现在看来从你找到这份工作来身体状况似乎就不是很好了。不是生理期不规律就是脸上长痘痘,睡不着觉有时候还会腰疼腿疼。
樱井翔握紧了拳头,恨不得现在就跑到你们公司把你们的上司揪出来问问到底怎么欺负你了。可是眼下似乎自己刚才对你的举动更加伤你的心,他连忙拿着手机跑进了卧室。
灯早就关上了,躺在床上的你已经进入了梦乡,樱井翔打开房门的声音只是让你翻了个身罢了。他小心翼翼的上了床,钻进了你们俩的小被窝。樱井翔借着手机微弱的光芒,看到了刚刚因为自己没掌握住手劲而抓住的手腕,手腕红红的上面有一道细细的不小心被他指甲划过的伤痕。心里说不上的难受,樱井翔轻轻的握住了你的手腕,嘴唇覆盖了那个伤口。
“唔……”你感觉到了异样,稍稍挣脱了一下,可能是发觉了是自己老公就安心的往樱井翔身边拱了拱。在微弱的光源下,樱井翔又看到了你脸上的泪痕,顿时想给刚刚的自己一个巴掌。
“坏蛋。”内心正自我谴责着,樱井翔听见你说话了,以为是你醒了他正打算开口,“唔,根本就,咳,不关心我啦。”迷迷糊糊的声音传来,这个小家伙又说梦话了,樱井翔发觉后轻轻笑出了声。
自家老婆说梦话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事情了,经常睡着睡着就发癔症,非要把还在睡梦中的樱井翔摇醒,之后自己又睡下。
不过对于这样的你,樱井翔是既无奈又欢喜的不得了。
“那…那个老头,又…又趁机摸了我的腰…你…你怎么还不来找我呀。”你挠了挠脸颊,接着说。听了这话的樱井翔可不能淡定了,这是什么东西,敢碰我的人可能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
“那我下次去教训他好不好。”他小声的接话。
“好,嗯,对哦,打他。”你似乎是满意了,在梦里还咧开嘴笑了起来。
“小傻子。”樱井翔看着也幸福的冒泡泡。
“雪老师…我…我给你说。”
雪老师?樱井翔的脑袋里反应了一下,哦,是刚刚发短信来的你的好朋友。他躺了下来,看着你睡着的脸继续等你还会说什么梦话。
“sho…sho他可忙了,”你用樱井翔没抓住的左手糊了自己脸一把,“虽然…平常见面少了,可是…”你顿住了。
“可是什么?”樱井翔引导着你,想让你继续说下去。
“可是,我好像更喜欢他了,呜呜呜。”你竟然在梦里呜咽了起来,一瞬间樱井翔变得惊慌失措。
“我…我也喜欢你。”他像哄孩子一样轻轻的拍着你的背部。
“好…那我…那我乖乖的…等他回家…回……”话没说完,你就彻底睡了过去,也不再说梦话了。
樱井翔在你身边感觉心情很复杂,果然两人之间的疏远感不是他的错觉,虽然错不完全在他,可是那种感觉很难受。但是他也同样庆幸着,两个人原来是可以这么相爱。
樱井翔靠近你,轻轻的亲了一下你的脸颊。
“对不起,晚安。”

第二天的一大早你是被咖啡的香味馋醒的,坐了起来发现手上昨晚不小心被男人划到的伤口上包扎了纱布。你撇撇嘴,在睡裙外面套上一件毛衣走了出去。
厨房里,樱井翔正拿着法压壶往杯子里倒着咖啡。桌子上放着的是不好看的煎蛋,和烤过头的面包。
好像是被这简单的早餐折腾的憔悴似的,男人的头发软软的乱乱的塌在脸的两侧。好看的嘴唇抿着,手忙脚乱的把餐巾正了正。这个时候他抬头注意到了斜靠在房间门口,笑着看着他的你。
“你起床了!”樱井翔随手抹在了围裙上,顾不上取下来小跑到了你的面前。
“嗯…我…我昨晚的做法实在是不太妥当,抱歉,是我太激动了。”他揉了揉杂乱的头发,“但是你不告诉我工作上受委屈的事情也不对!下次你上司再这样对你一定不能客气他,在职场上要学会保护自己,我也会帮你教训他的!”说着他像个高中生样的拉住了你的手。
“啊???sho…sho酱你是怎么知道的!!”换你愣在了原地,脸都羞红的可以和太阳媲美了,你本来打算自我消化的事情,却被樱井翔知道了。
“到底…你怎么知道的!!”
“诶?”樱井翔笑眼弯弯,“因为我是你的英雄呀,你的事情,我都知道哦。”
眼里仿佛掺进了水晶,樱井翔在阳光的照射下金光灿灿。
啊,是我的英雄啊…你这样想到,忽然觉得这样的男人很刺眼。
“所以以后不要瞒着我了。”他正经的看向你。
“嗯…”你低头答应道。
“真乖,来吃早饭吧,我今天专门早起给你做的。”樱井翔拉着你走向餐桌。
“这食物可以吃的吧…”
“……???”
“哦我是说,你怎么还没去工作。”坐下来立马转移了话题。
“请了假。”他抿了口咖啡,“另外我觉得我们是时候要个孩子了。”

后来你知道了,说什么自己是你的英雄其实只是听了你说的梦话而已,这样羞耻的事实。你决定今后都要在他睡觉后再睡,虽然没有坚持几天就被樱井翔用某种极端的方式折腾到不得不早睡。
樱井翔也因此又get了一个你的可爱之处,逗逗睡梦中的你还挺好玩的,最起码很耿直,他是这样想的。

哇昨天中午做了个梦!真的超级超级真实了,梦里的樱井翔在阳光的沐浴下看着特别的好看,眼神那么那么温柔,想了一想还是趁着没有忘记给写了下来,就当作是幸运儿的番外吧xx好久没更幸运儿了orz现在意识模糊明早早起再揪字。
祝食用愉快。

🌸

今天阳光很好,樱井翔久违的有个长长的假期,你们起床后一起吃了简单的早餐,而后就双双窝在了沙发上。

他知道有时候你会等他等到很晚,不愿上床睡觉,在沙发上小憩是常有的事情,于是在当时置办家具的时候专门买了稍微大一些的沙发,正好够躺下你们俩。你看到沙发后买了很多抱枕,软软的搁在沙发上,两个不安分的人呆在一起就捏着抱枕看着电视。

天气那么好,阳光透过窗子洒在你们身上。樱井翔不老实地平躺在上面,脚翘在了洁白的墙壁上。他的身上裹着小毯子,手放在肚子上,圆咕隆咚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你。

“干嘛。”你被盯的有些发毛。

“想好好看看你。“他笑了起来,眼角带着微小的细纹。

“喝水喝水!”在一起这么久你也招架不住樱井翔的视线和他的直球,你害羞的拿起了两人的情侣杯灌下一口刚刚他冲泡的咖啡。

“你也躺下来。”他说着拍了拍他身旁的那一片区域,啊牙白,又是那个像小狗狗一样的眼神,你内心一阵哀嚎乖乖的趴在他身旁。

“嗯。”樱井翔满意了哼了一下,拉起你的手玩起了你的手指。

“你喜欢我哪里呀。”你看着他玩的不亦乐乎却被这个突然的提问问住了。

“这不应该是我的台词吗?樱井翔先生。”抽出一只手揉了揉他脸颊,哇,手感太好了。

“你说说,我想听。”看着他热切的眼神,你还真的托着腮帮子想了半天。

“就是很可爱,很帅气啊。”

“诶——”他发出了怀疑的声响,“你想了老半天就想出来点这吗?”

“还有!站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样子!最高だ!”回想到了他唱歌的样子,你的眼睛仿佛变成了星星,一秒变迷妹。

“这些我都听过很多遍了,我想…听点不一样的。”他凑近了你一些,拽着你的手。

“可是…可是你真的很帅啊,在我眼里你是最好看的那个人了。”你被自己的词穷逼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东拼西凑的去找更多的词语形容他。

“不一样不一样。”他又往你身边蹭了蹭,“你可是真正走到我身边要和我一辈子在一起的人,你的感想应该和他们有很大的不同才对。”

“可是说不定以后我们发生了什么就分开了…”话刚出口你就后悔的不行了,上一秒还像个小孩子的人顿时身边笼罩着不爽的情绪,用他出演过的角色来形容恐怕就是吉本荒野黑化时候的样子了。

樱井翔话还没说出口,你心一横眼一闭照着他的嘴唇亲了上去。反正这招肯定好用你是知道的,才不是故意惹他生气的,抱着这样的想法才用这种方式去讨好他。'啵'的一声还发出了声音,想要离开却被他拉住加深了这个吻。

“小坏蛋,知道用什么方法让我消气了。”他终于放开了你,你小喘着趴在他的肩头,“不,我还是很生气。”只见他突然搂住了你,紧紧的不愿撒手。

“翔酱是我不会讲话,我不是不和你过一辈子。”你见状连忙拍了拍他的后背,“我是觉得爱这个字眼不能说那么多次,那么轻而易举的说出口你就该不重视了。”

这次轮到樱井翔懵逼了,他险些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记直球。

“我…”

“所以爱这个字我会通过日常生活来向你表露的!我最喜欢你了!翔酱我最喜欢你了!”你回抱了他,还用自己的脑袋蹭了蹭他的脖子,末了还吧唧一口亲了一下。

于是今天的樱井翔也被年下夫人的可爱成功击沉。

现在想想自己想过什么样的生活——还是希望能住在高高的大楼上,房里有着大大的窗子,外面的夜风把透明的纱帘吹起,玻璃上闪现的是霓虹灯的倒影和模糊的你的身影。

至此我的心里满满的都是你,你的身边永远有我在。

少年

*BG BG BG请自行避雷。
*@Morio Akane gn的点文,想了很久gn给我的素材,总算给憋出来了😭私心的写了我内心深处的二宫少年希望gn不要嫌弃。




东京的夏天是闷热的,仿佛整个人被放在大大的蒸笼里,透不过来气。

街上的行人大多穿着厚厚的西服套装,奔波在各个大厦间,我同这些人一样身着灰色的西装裙手里拿着不够时尚的公务包,站在大楼下不知所措。

我从小就在这座城市长大,但是印象中的东京没有繁忙的公务,有的全是吃不完的美食和挑不完的衣服。下课后同学们成群结队的跑去原宿涩谷,花花绿绿的饰品在我们手中相传,嘴里说着“可愛い”最后也还是因为价格没有买下。
那个时候的东京是彩色的,充满糖果味道的。
但是校园里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曾经喜欢到暑假出去玩都要穿着的校服最终也还是脱了下来换成了最不喜欢的套装。
于是那时我的心里生出一颗小小的树苗,伴随着对他的喜欢,在波澜的高中时代里茁壮成长。

高中一年级,我选择了一所离我住的街道很远的学校,上学总是要坐将近一个小时的电车。电车上的时间是自己的秘密时间,没有人同路仅仅是坐在座位上发呆或者看向窗外,到站了拍拍脸颊,走出去和路过的同学打招呼。
班级表是在入学式的第二天就贴了出来,我站在人群的后面挣扎着找到了自己的名字,走到了分好的班级深呼一口气走了进去。
大家还都是很好相处的,唯独那个坐在班里最后一排总是趴着睡觉的男生。
这个人好像从来没有换过座位,老师也不多搭理他,大家对他的存在都不那么的重视。然而一次偶然的调位,我坐到了他的前桌。他吸引了我的注意,不仅仅是因为玩世不恭的态度,更是因为他长得那么好看,眼里仿佛藏着整片的星辰,毛茸茸的头发和翘起的猫唇。
后来我小心翼翼的在他睡觉的时候翻开了他的课本,洁白的扉页上写着他的名字——二宫和也。

“你在翻什么?”手里的书还没来得及合上,抬头便看到了姓名的主人,用右手撑着脑袋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啊,我,我…”一时有些结巴,对自己刚刚的行为感到害羞。
“二宫和也。”
“诶?”
“我的名字。”他放下了手,将书本收进了书包,“明天见了,茜(Akane)さん。”

一瞬间仿佛被什么东西击中了心脏,无法动弹的看着少年走出了教室。

那之后莫名其妙的又好像是必然的和二宫和也搭上了关系。
我有问过他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只有你这种笨蛋会记不住同班同学的名字了吧。”他是这样来嘲讽我的。
课后我逐渐脱离了女生的小团体,原先相约甜点变成了和二宫单独跑去秋叶原。女孩子们爱起哄,常常问我是不是喜欢他,可是喜欢他这件事情好像已经是很显然的事情了,却还是被自己当作暗恋偷偷摸摸的去维护。
“今天发表的游戏,绝对要排到。”这天一下课就被他拽去秋叶原帮他一起抢任天堂新出的游戏。我看着前方一望无际的队伍,感觉怕是又要被妈妈骂。
“呐和也啊,我觉得这是要通宵吧。”我说着将包放在了地上,当作座垫坐了上去。
“嗯,看样子是这样了。”他说着也蹲了下来,挤了挤我想要分得一席之地。
“你干嘛不自己拿自己的包垫着!”即使不满意,也还是挪动屁股给他让了一小块儿地方。
“我书包里还有游戏机嘛,坐坏了就不好了。”二宫笑着从包里掏出了3ds,在我眼前晃了晃。我撇了他一眼,想跟他开玩笑佯装要把他从书包上推下去。
“诶——”谁知这人真的没坐稳,盘着的腿无力支撑看起来马上就要被我撞下去,我吓的连忙去抓住他的胳膊,“你别动。”耳边一阵热风,二宫在那短短几秒的时间里扣住了我的腰,坐了起来。
“你你你你!松手!!”
两人的距离突然很近很近,空间被缩小,手撑在他的胸口,鼻尖触碰鼻尖。
“还会害羞的哦。”
我涨红了双颊,内心深处亮起了红灯。
“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说着松开了手,转头看向了前方,左手拿着游戏机右手摸着鼻头。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讲些什么,尴尬的拿出手机和最好的朋友发起了短信,短信内容无非就是刚刚发生的小插曲,而我喜欢二宫和也的事儿也只有她知道。
“队伍太长了,我们走吧。”我感受到了二宫稍稍探过来的脑袋,害羞的短信内容不想被看到所以赶忙合上了手机。
“不排了吗?这个游戏不是你很喜欢的吗?”把手机塞回了兜里,问他。
“嗯时间太晚了,回去就不安全了。”他站了起来向我伸手,“走吧。”
我轻轻的将手覆盖上去借力站了起来,想松开手的时候却被他紧紧抓住。
“kazu………”
“人多,怕你白痴走丢了。”嘴上逞强着,手却感受到了他传来的力量。我就这样被他牵着一路无言走到了电车站,二宫的手肉肉的比我要大一些,手心软软的像是棉花糖。我感觉我身边冒着粉红色泡泡,甚至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刚刚在和谁发短信呢。”正笑着,二宫扭过头来问我。
“嗯?朋友哦。”我心不在焉的回答着,换谁被喜欢的男生牵着都会无法集中注意力吧。
他好像还想说什么,电车却来了,我和他上了电车。不知道是因为时间太晚了还是什么缘故,车上的人比往常要多,我们被挤的贴在了车窗上。
“抓紧我了。”二宫说着转身让自己贴住了人群,将我紧紧的护在怀里,稍稍比我高的个头然后我一抬头就仿佛可以亲到他的嘴唇。电车里那么安静,我尴尬的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
“啊…”后面的人使劲一挤,二宫吃痛的发出了声音,他的两只手撑在了我身后的玻璃上,距离又被拉近。
“kazu,你没事吧?”我着急的想去摸摸他的背,看被弄疼了没有。
“没事,过了这两站就好了。”说完他又往我这边靠了靠,我被迫只能抬头看向他。那双好看的眼睛眨巴眨,嘴巴微微撅起,挺拔的鼻梁不时会因为刹车与我的相碰,我这会儿的脸一定红的像是苹果。
“看呆了?”他勾起唇角笑道,对面的车门慢慢打开,下车的人很多都挤向门口,眼看两人就要分开,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往前一倾顺势吻上了这张老是嘲笑我的嘴唇。
时间仿佛在那时静止,大家都挤着下车根本没人注意到角落的高中生在做些什么,我蜻蜓点水般小心贴上然后看着他因为吃惊慢慢睁大的双眼。我心虚的马上离开了他的嘴唇,挣脱开他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抱歉啊不小心碰着了,人太多了嘻嘻。”真怂,我真怂,心里懊恼着嘴上却说着玩笑话,“kazu快坐过来呀。”我拍拍身旁的座位,他尴尬的笑了笑坐在了我身边。
车上的人变得很少,我们两人,一人看左边一人看右边,气氛诡异。我内心回忆着刚刚的那个吻,担心着关系会不会就此僵化,又认为自己是个胆小鬼,连喜欢都无法承认。可能是太累了,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在车上我的意识渐渐模糊,没过一会儿便睡着了。
再次睁开眼睛我发现车上早已空无一人,我躺在二宫的肩头,身上还盖着他的校服外套,而二宫看着手机还打了个哈欠。我迷糊着看向站牌,发现二宫家早就过了站,马上就到我家了。
“kazu你你你坐过站了啊!为什么不喊我起来?”我揉了揉眼睛马上坐了起来,心里替他着急。
“唔看你睡的很熟,没事儿权当我送你回家了。”接过我递给他的外套,他穿上之后对我说道,“要下车了,走吧。”二宫和我一起下了车,原以为他会去对面转车谁知和我一同出了改札口。
“嗯?”我不知所措的看向他。
“这么晚了,我把你送到家我再走。”
“没关系的呀。”
二宫没说话反而径直朝着我家的方向走去,“虽然只来过一次但是还有一些印象的。”
路上他在前我在后中间隔着一个人的影子,偶尔从街边的房子里传来一家人的笑声,我们在这样宁静的夜晚缓慢的回到了我家。他站在我家门口,看着跟在他后面的我。我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今天谢谢你了kazu。”我站在门口对他说道,“回家小心一点,记得到家了给我发个短信。”
“明天见。”说完我转身打算进屋。
“茜酱。”
“嗯?”闻声回过了头,他还是好像要说些什么的样子。
“没…没什么你进去吧,我走啦。”说完他朝我挥了挥手跑远了。
不知怎么的心里有些失落,像落了一块重要的东西。

从这天后二宫就总是不来学校,问他他也只是说进了一家艺能事务所今后可能不能全勤。随后就总是在电视上可以看到他的身影,偶尔来了学校二宫和也也不再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二宫和也。他总是会被各种各样的女孩子围着团团转,走在哪里都会有人给他拍照。我渐渐的不敢上前与他搭话,刚开始他还会不顾别人的目光直接来找我,久而久之他来了学校也只是和我有眼神上的交流。
这个时候就会更加懊悔,更加恨当初没来得及开口说出心里话的我。

【我要出道了,在夏威夷,和另外四个孩子。】
高二的某一天我收到了他的短信。
【之后我可能就不经常去学校了,谢谢你这段时间一直帮我记笔记。】
【事务所让我与女孩子保持一定的距离,抱歉。】
【有机会再见了,茜ちゃん。】
拿着手机的手经受不住的抖动,被突如其来的短信内容难受到无法自拔。然后呢?然后这段感情就像夏日的烟火,绽放的瞬间即消逝,一切对他的爱恋都成为了那晚被子上沾满的眼泪。

那之后我们还会在学校见到,我们还会像以前一样打招呼,可是转身过后是扯不起来的嘴角。
电视上的他笑的那么开心,和那四个男孩子唱的歌那么好听,所以为什么我还是高兴不起来呢。


站在大楼下我又想起了二宫和也的脸。我长大了,变成了丢在人群中分辨不出来的工薪族,而他正如当年他说的,成为了人人皆知的大明星,街上大大小小的广告牌上都印着他的脸。打开电视满满的也都是他,生活中缺少不了他和他的团员。
有时还是会想想当时的青涩时光,可是后悔还是占据了一大半。换了很多手机,他的电话号码却一直被我好好的存在卡里,不清楚他有没有换掉手机号,内心还是赌博般的相信。
走进大楼,搁在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我没顾得上看是谁便接通了电话。
“你好。”电话那头一片寂静,“请问您找谁?”
“茜ちゃん。”话筒里传来了熟悉又久违的声音。
“ka……kazu………?”捂住嘴巴,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话未说完便落入了一个人的怀抱。
“抱歉,回复来的太晚些,那个时候的吻,现在就还给你吧。”

扭头,是那个带着鸭舌帽,眼里藏着整片星辰的,属于我的少年。

偷穿了男朋友的衣服(/ω\)

真的是盲票出奇迹,找到座位一瞬间想哭泣。
纪念第一次见你们岚,以及将来只要有机会就想见到你们,仿佛把全世界的zqsg都写在了repo了。
中午看到yuki太太拿到了翔的对视还在幻想自己有没有这个运气,大概真的是位置太好了,你sho看我那几秒对我来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那几秒他的眼里只有我(?)的感觉真的特别特别的好,对视挥手上花车,我的眼泪都止不住。
你们润果然像我梦里梦到的那样,完全没看我一眼emmm饭撒只有集中饭撒。但是已经很幸运很幸运了。
接下来就是好好学习,攒钱和相方战蛋巡。现在确定要战的就是12.25的东蛋和大阪场了,为了两位先生也有再努力。

⚠️私设多到要死。ooc我的。勿上升真人。
没错了,那个看恐怖片把自己伤到的人是我了,那么在润润怀里撒娇的也是我(bushi(不要脸!


二宫刚开始邀请你看恐怖电影的时候,你的表情还没有那么僵硬。

意料之外的是处变不惊的表情和悄悄抓紧他衣角的双手。二宫伸手糊了一把在你的脸上,你被惊得反瞪他了一眼,他好笑的觉得你像极了一只炸毛的猫咪。

“看完了,去睡觉吧?”二宫打了个哈欠,关掉了还发着诡异光芒的电视机,扭头对你说道

“唔…”你揉着脚踝,躲避着他的眼神,“脚……脚麻掉了。”

“诶,你好麻烦啊。”他挠了挠后脑勺,“我可是很累了哦。”嘴上这样说着,还是将你抱在了怀里打算站起来回屋。

“kazu!kazu!!”还没抱起来你就拍打着他的背。

“干嘛。”二宫觉得莫名其妙。

“你的腰还很痛,不用抱我了!”你手捂在他的腰上,还帮他按捏了一下。

二宫挑眉,心里想着你又打着什么算盘,“怎么?那你打算在这里坐一晚?”

“我又不是没长腿了,kazu你先回去,我坐一会儿脚不麻了就自己走了。”

“那我可不管你咯。”没像以前那么强硬,二宫放开你朝着你们的卧室走去。

“呼——”你看着他进了卧室才叹了一口气,刚刚看恐怖片装不害怕谁知道把自己的手指头都给掐流血了。怕二宫担心,不想被他发现。

你悄咪咪的翻腾着医疗箱,拿酒精消了毒贴上了创可贴。回屋睡觉前,你还拿出了安眠的蜡烛点上。

这段时间二宫很忙,又是新单又是番组,他的腰也越来越不舒服。偶尔撒娇让你帮他按摩,你也记在了心上,有了时间就会拉他坐下,不知不觉也学会了很多招数。不只是按摩,你还查了很多美味的补充营养的食物做法,自认为是可以将他惯成小王子了。他也在你的调理下变得精神很多。

刚进睡房,原先感觉温馨的房间却因为黑灯瞎火让你想起了刚刚的电影。耳边不断响起的是恐怖的BGM,幻想中的鬼慢慢的向你靠近。冷汗都流了下来,你快速的爬上了床钻进了被窝,连脑袋都没露在外面。

还没睡着的二宫和也被你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在他旁边的小肉球还在瑟瑟发抖,他笑了笑把你捞在了怀里。

“胆小鬼。”他也将自己缩进了被窝,轻轻靠近你的脸。

“才…才不是。”还在嘴硬,可是手已经出卖自己环紧了二宫和也的腰

“怕了就说嘛,还是想要你能随时依靠我。”他有些小别扭的讲到,空闲的一只手去摸你的手。摸到后,紧紧的握住,却感觉到了你手上的异样。

“创可贴?”二宫拽住了你的手指。

“嗯…看电影的时候自己不小心抓破了。”

“害怕了就说啊,”他在黑暗中翻了个白眼,“你当你男人是干嘛的。”

“你还凶我!!”说完,使劲缩进了他的怀里,“润润哄女生的时候可苏了!”

“啧!!他哄我他都不敢哄你!”假装生气,捏了捏你的脸颊,“傻丫头。”

即便在黑暗中也能精准定位,二宫和也含上了你的唇瓣。